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评论 > 正文

黄益平:存款利率和通胀率很接近限制了宽松货币的空间

2019/11/20 7:39:55 来源:常州晚报

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黄益平表示,中国目前存款利率和通胀率很接近,限制了宽松货币政策的空间。

黄益平24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说,

货币贬值的压力限制了中国央行的宽松空间,降息或降准的空间小于前两年;

人民币有贬值压力说明现在的汇率体制不够灵活。央行“不会走资本管制老路”的态度明确。人民币中间价改革被误解了,并非要通过贬值刺激经济。

不过,他也承认,资本外流压力是存在的。

谈及宏观政策,黄益平表示,

中国政府负债水平低,采取财政政策刺激还是可行的。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全球性的增长速度都不高。

此外,他还提及混业经营:

宏观审慎与混业经营并不矛盾。混业经营主要面临的问题是多头监管。三会的一些功能的确与央行有所重合。中国的监管机构需要提升专业性、独立性、权威性。

黄益平还谈到了中国政府今年的重点任务之一——化解过剩产能:

中国的金融业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不够高。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大,但并不是没有新兴产业。新兴产业的崛起速度不及过剩产能等旧产业的退出。中小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,因为金融机构存在产权歧视。僵尸企业占用了银行贷款等资源。僵尸企业不退出,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难以到位。

化解过剩产能应当由中央政府承担更大责任。去产能应当由市场决定,而不是简单的自上而下分解目标。

对于真正的过剩产能企业,让其破产比重组更好。政府应该让去产能的过程更平稳,而不是保护某些企业。

分析人士也在关注中国正大力推进的化解过剩产能,一些人提出了颇为新颖的观点。比如,在标普信用分析师李国宜看来,近期渤海钢铁的债务重组或许是供给侧改革的第一个重大实验。

依照财新网近日的报道,面对负债达1920亿元的渤海钢铁,天津市政府并没有无条件帮助企业化解债务问题,而是由市政府成立渤钢集团债权人委员会,成员包括北京银行天津分行等10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和类金融机构债权人。可能采取的救助措施包括收回再贷、展期续贷、并购重组、组建银团贷款或建立联合授信机制等方式,以帮助钢厂稳妥有序推进资产重组。此外,天津市政府的资产管理公司也可能通过收购拖欠贷款施以援手。

李国宜认为,“中央政府对于纾困的态度发生了转变。预计地方政府持有的重要实体在遭遇困境时,仍将获得非常强劲的政府特别支持,例如拥有专属职责,替政府提供公共服务,并且由政府密切控制和监管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。”



相关阅读:
希爱力 https://www.jianke.com/product/10868.html